清新袖气菠萝雷

蔺苏短打byGin_Gili

那日天逐渐晚了,端是有些凉。梅长苏照例在屋子里捧着手炉,盆里的炭火烧得噼里啪啦,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。许是有些乏了,他正斜靠在软塌上,枕着大毡的毛领闭目养神。
        屋外飘着幽远而安然的琴音,似远在天边,浩浩乎如长风,又似近在耳边,隐隐茫茫。他听着听着,竟真的觉得颇有几分困意,隐隐约约睡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门外拨琴的手一顿,修长的手指拂过琴弦,雪白的衣衫跟着飘然掠过,如同一只轻吅盈的鸽。
        他悄无声息地掠过屋檐,在门口微微迟疑了下,最终选择了背风的窗户翻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屋里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。
       男人换下繁杂的外罩,脱了长靴,扫去满身风雪,这才施施然走到梅长苏的身边。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当然察觉到有人进来,只是来的人他太过熟悉,不必设防也无心防备。
        蔺晨。
        潇洒不羁的琅琊阁主,病疾缠身的江左宗主,不过是些江湖人的八卦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哪及得上两人现在这般美好。
        蔺晨牵起一个满足的笑,拨去散落在男人眼角的发丝。
        还不过而立之年,眼角的皱纹却怎么也遮挡不住,江湖庙堂,本来不该令他染上这般风霜的痕迹的。
        只恨相识太晚,但有一天这么看着他沉睡也可安心。
        浪荡公子被拴住了心,情不知止,一往而极。
       梅长苏觉得有些痒,却兀自在梦中不愿意醒来,手指悄然勾住蔺晨的衣角。
       蔺晨玩心大起,伸手解下他的发带,漆黑如墨的长发散落了下来,与淡如初雪的肌肤交映成趣,撩起一缕长发,放在指尖细细把吅玩。又怕他觉得呼吸不畅,微微拨开他的衣襟,手指抚摸着突出的锁骨。
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不肯醒,也不知梦到了什么愉快的事,竟睡得这般沉。
        蔺晨凝视着他胸口裸吅露的细腻皮肤,忽然觉得有些口渴。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渐渐萌生了一个念头。
        琅琊阁主一向喜欢随心所欲,这次也不例外。
        他拉开青年层层叠叠的外衣,而后是系住纤腰的腰带,厚重的衣物散落开来,铺开一世的缠吅绵。
        他不敢太过放肆,又怕人冻着冷着,烤烫了手才尽量轻手轻脚解开亵裤,顺着开处伸了进去。
        青年动了动,吓了蔺晨一跳,动了动手指,还是没有醒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他将手覆在那疲吅软的地方静了一会,确定不再有动静,这才缓缓揉吅捏起来



剩下的在群内你们懂得~

楼台/蔺苏群欢迎各位小伙伴~ 489278059 多少楼台污水中

各种脑洞大开的小伙伴,各种黄暴大手,各种灵魂大触等你哟~

评论(2)
热度(31)
© 清新袖气菠萝雷 | Powered by LOFTER